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>> 花椒山上花椒香
  發布時間:2019-08-15 08:16  責任編輯: admin  點擊率:10395   文章來源:    自定樣式:
花椒山上花椒香
    上窯頭、下窯頭;上小安、下小安、左家後;還有陳家山、劉家山、李家山!單單看這個地名,就知道這是個不平坦的地方。

  這些自然村組成了一個行政村,行政村的名字叫小安村;小安村隸屬于高廟鄉,高廟鄉歸湖濱區管,湖濱區是三門峽市的一個區。

  小安村在三門峽市區東12公裡的地方,近10平方公裡的村域内全是海拔六七百米的秦嶺餘脈高廟山,高廟山裡有好多好多山頭,關山挨着老虎山,老虎山靠着大山頂。

  “對了,俺這裡還有個自然村叫王家泉。但是,别說這裡沒有泉了,打井都打不出水來。”小安村黨支部書記曹永勤說。

  對面是山西省,眼前是黃河,但整個高廟鄉都奇了怪了,眼看着黃河水流淌,卻是一個嚴重缺水的鄉。

  雨過天晴,藍天白雲下,小安村曲曲彎彎、層層疊疊的梯田裡,紫紅色的花椒精神百倍,微風一吹,飒飒作響,有點像網絡上的高山“抖音”。

  “小安村,高廟鄉,乃至相鄰的周邊鄉鎮,通過多年探索,我們找到了一個最适合本地的産業項目,在這梯田的花椒叢中,我們走出了一條鄉村振興的路子!”高廟鄉黨委書記高蘇星說。

  (一)因地制宜探索花椒種植

  小安村曆史上是個“有礦”的村。

  “我們這裡的山是石山,土層不厚,山下面都是五彩石和姜石。”曹永勤說,曆史上小安村挖礦的很多,有挖煤的、挖石膏的、挖矽石的,還有挖青石的,這個地方還不算窮。山上的藥材也有好多種,柴胡、連翹等都比較多,當然還有一些野果子。

  小安村的山澗溝畔也有野生的花椒,面積不大,也不集中,這長一棵,那長一棵,鄉親們也就捋點葉、掐點芽、拽點果子佐餐或者當調料。

  十幾年前,上級從林業局給高廟鄉派來了一個黨委書記,這個書記懂林業,根據高廟鄉的區域特點,在當地推廣種植花椒,慢慢地,花椒種植面積就上來了。

  “現在小安村的花椒種植面積有近2000畝,整個高廟鄉的種植面積有1.8萬畝。高廟鄉花椒品種多、品質好、規模大,既是一道風景,又是農民的增收點,還是鄉村振興的抓手,因地制宜走鄉村振興之路,在豫西地區也算很有個性的了!”高蘇星說。

  (二)小安村花椒種植帶頭人

  從小安村村委向南山上爬,好久好久,到了海拔将近600米的李家山。這個自然村裡的戶籍人口有七八十人,現在的常住人口隻有兩口人了。

  人少了但村裡的田并沒有荒蕪,梯田裡“寸草不生”,成行的花椒樹怡然自得。

  “我本來叫李小旦,是元旦的旦,後來不知道咋弄的,身份證上變成雞蛋的蛋了,我是湖濱區的人大代表,去區裡開會,登記的名字就是李小蛋。”李小蛋今年67歲,家裡種了11畝花椒,是小安村花椒種植的“祖師爺”,老婆子在三門峽市裡照看孫子孫女,他白天上山,晚上下山,典型的城鄉“兩栖”農民。

  “我是最早在山上種花椒的,十多年了吧!”李小蛋說,當時種花椒中不中大家都不知道,他就想,反正山上缺水,種啥啥不長,正好上級免費給花椒苗,他就把自家的地種上了花椒。

  李小蛋的花椒樹活了,之後,花椒樹在小安村火了、在高廟鄉火了;什麼老虎山、關山、大山頂,有名和無名的山頭梯田上都種上了花椒樹,這裡的山變成了名副其實的花椒山,花椒成熟的季節,漫山遍野麻香麻香。

  (三)從五五分成到三七分成

  農民式智慧的表現,有時就像天上突然掉下個肉包子一樣出其不意。

  一斤鮮花椒大約是5000粒,目前還不能機械化收獲,盡管可以一串一串摘,但摘收期間還是需要大量勞動力的。

  “我種的花椒樹三年結果,第四年第五年就能有好收成了。收成有了,但摘下來換成錢還是很費功夫的。”李小蛋說,當年自家人手緊,他便開始找幫工,每年七八月份,附近給我摘花椒的雇工有20來人。

  怎麼給雇工付報酬呢?李小蛋有招兒。最早的五五分。當天雇工如果摘了30斤花椒,李小蛋留下15斤,另外的15斤歸雇工所有,抵工錢。一般說來,手快的一天能摘40來斤花椒,即便拙手笨腳的,一天也能摘30來斤。

  後來花椒種植的面積大了,收獲季節外鄉人也來采摘,這種付酬方式保留下來了,但比例變成了三七分:主家得七,雇工得三。

  四斤鮮花椒能曬出1斤幹花椒,2018年鮮花椒賣到10元一斤,幹花椒的收購價1斤超過了40元,不種花椒隻摘花椒的雇工1天至少也掙100多元。

  這種原始的以物抵酬模式,幾乎啟發了所有摘花椒的雇工:這麼小小的不起眼的東西,還真是超值!

  熱情決定行動,結果就像一滴紅墨水滴到了一盆清水中,小安村的梯田裡種滿了花椒樹,高廟鄉其他村組的梯田裡也種上了花椒樹,崤山變成了花椒山。

  現在的李小蛋說話已經很有“高度”了,常挂在嘴邊的一個詞是“帶動”。

  (四)蔓延成了支柱産業

  政府引導,群衆歡迎;産業對路,增收明顯。

  十年樹木,崤山腹地的花椒樹一年比一年多,一年比一年大,蔓延成了當地鄉村振興的一個支柱産業。

  高廟鄉黨政辦主任張延峰說:“現在在高廟鄉的許多村,如果家裡沒幾畝花椒樹,感覺就有點跟不上形勢,好沒臉面的!”

  名字叫陳小剛,其實他是陳家山自然村中78歲的老先生了,因為老伴有病卧床,加上自己身體不好,老兩口沒有和子女去三門峽市裡住,生怕百年以後回不到老屋。就這樣的年齡、這樣的身體、這樣的家庭,陳小剛還種了4畝花椒。他說:勞動量不大,關鍵時候子女都會回來幫忙。

  比陳小剛小3歲的陳鐵蛋有二男五女,他身體不錯,家裡的4畝花椒樹基本不用子女幫忙,他和老婆很輕松就拾掇了。

  左家後自然村的左森,86歲了,子女、孫輩、重孫一家都40多口子人了,有在政府上班的,有當企業老闆的,後代人都很有出息。即便如此,早該享清福的左森和他愛人還在老家種了好幾畝花椒樹。

  7月10日下午6點半,見家裡來了客人,左森來了精神,馬上從櫃子裡拿出來煙招待客人:半條細支南京,一整條蘇煙、四百多塊錢一條的,挺奢侈。

  小安村總共有3295畝耕地,除了原來退耕還林的土地外,已經有1800多畝耕地種上了花椒樹,尤其是海拔高的土地,幾乎全是花椒樹。曹永勤說:村民們還要種一些花椒樹,村裡計劃把荒山和地邊都種上花椒樹。

  高蘇星說,整個高廟鄉現在有盛果期的花椒1.8萬畝了,有早熟、晚熟品種四五個,已經成了河南的花椒重要産區。

  (五)有種價格保護來自合作社

  這幾年花椒行情不錯,價格也行。

  李小蛋說,從2003年開始種花椒,剛開始幹花椒幾塊錢1斤,2009年到了每斤12元,2012年每斤15元,2017年每斤漲到了40元,2018年又漲了,最好的花椒每斤能賣46元。

  當然品種不同價格也有區别,但基本上差距不是很大。

  小安村的花椒畝産量在150斤到200斤,按最低标準算,1畝地收入三四千元是沒有什麼問題的。

  79歲的陳平安是個種莊稼的老把式,家裡種了兩畝花椒,采摘的時候也不用雇工,去年光他的兩畝花椒就賣了1萬多元。陳平安說:“北京和海南我都去過了,下一步還想出國看看,準備再給自己打個金镯子。問陳平安有多少錢,他說大部分錢都給後輩子孫們了,現在手裡還有8萬塊呢!”

  每年七到九月份,會有好多的花椒收購商來小安村收購花椒。曹永勤說:“價格不是什麼問題,收購商是壓不下來價格的。”

  幾年前小安村黨支部聯合380多戶椒農注冊成立了小安村關山花椒種植農業專業合作社,每年合作社都密切關注花椒行情,一到收購季節,合作社就挂出了收購價。外地客商來了,想收到花椒、想收到好花椒,隻能比合作社的價格高。

  “我們合作社的作用是不是有點像國家的托市收購呀?”曹永勤說。

  2018年,小安村人均純收入7600元。

  (六)決不會小富即安

  小安村人均土地多,荒山荒坡面積大,花椒種植還有更大的空間可以利用。

  “原來退耕還林的一部分土地,林木已經成才了,村裡計劃申請采伐後種植花椒樹;還有一些耕地,除了留下一些零星種菜的,村民們也要種上花椒樹;另外我們要開辟荒山荒坡,凡是有一坑土的地方,都要種上一棵花椒樹!”曹永勤說,小安村決不會小富即安。

  總面積60平方公裡的高廟鄉有“七山十溝”,平均海拔566米,海拔最高點為900多米,而人口總數僅僅為1.2萬人。

  “靠着黃河缺水不說,年降雨量才有500多毫米,這樣的條件,找一個脫貧緻富奔小康的産業确實不容易。經過多年的努力,我們找到了花椒種植這個突破口、增收點,這個産業應該說是最适合高廟鄉實際的産業,是一個政策支持、政府扶持、群衆擁護、增收有把握的産業,我們一定要把這個産業做大做強,做成一個依托産業振興鄉村的範本。”高蘇星說。

  花椒山上花椒香,願小安村在緻富的路上有大作為,願高廟鄉在鄉村振興的探索實踐中有新擔當。
 
 
 

關于我們| 網站導航 | 網站分析 | 網站聲明 | 郵箱登陸 | 聯系我們

主辦單位:平頂山市農業農村局 承辦單位:平頂山市農業信息服務中心 技術支持:北京農信通科技責任有限公司

建議使用1024*768 分辨率IE8.0或更高版本浏覽器浏覽本站 備案序号:豫ICP備05013406号